无处存在”田芳芳/田园园双个展在威尼斯开幕

2014年06月03日15:25  新浪图片 评论中大奖(1人参与) 收藏本文

(左起)喻高 田芳芳 Luca. Caldironi 田园园

(左起)喻高,田芳芳,Luca Caldironi,田园园

5月31日傍晚,田芳芳、田园园姐妹的双个展《无处存在》,在意大利威尼斯Castello925画廊开幕。尽管是傍晚,威尼斯的阳光依然很明媚,开幕在轻松的氛围中进行。此次展览由中方策展人喻高和意方策展人Luca Caldironi 共同策划,展出的全部是为此次展览创作的新作品。

田芳芳201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三画室,田园园2012年毕业于四川美院油画系。她们以往的创作大部分是油画,田园园尝试过一些装置和影像。在此次的《无处存在》展中,她们带来近三十幅纸上作品和一件名为《无处不在》的影像。

较之以前,这次的作品呈现出更多的自由和洒脱,在放松的状态下凭直觉来完成,轻松之中又不失严谨。

策展人喻高认为,女性在从事艺术的过程中,往往先从个人体验出发,关注自身的种种直觉、种种焦虑、内心的跌宕起伏;进而关注自己的周期性焦虑和纠结;再进一步,思考存在与非存在的形而上命题。从这方面讲,女性更容易进入哲学思考。但这种思考是非逻辑性的,随着意识流转的。

古希腊哲学家高尔吉亚作为西方哲学史上不可知论的代表,曾提出过三大命题,一,无物存在;二,即使有物存在我们也无法真正认识它;三,即使我们对某物有认知也无法传递给别人,因为我们只能传递语言和符号,而语言和符号不能代表被认知的事物。而东方的不可知论是“逍遥游”式的,庄子认为自己无法辨认“我梦蝴蝶”,还是“蝴蝶梦我”,我与蝴蝶哪一个是“存在”,哪一个是“存在的衍生”。东方人很少因逻辑推理而进入“白马非马”的诡辩,更多的兴趣放在:承认不可知、非存在的绝对性和存在的相对性之后,我们还能做什么。

我们是普通人,很少有人能过君临天下的生活,也很少有人会过极度贫穷衰败的生活或遇到意外灾害。但普通人的痛苦、迷惑一点不会少,在看似平静的生活和平静的外表下,会有许许多多的纠结,这些会伴随我们一生。

田芳芳、田园园的作品价值,正是在于她们把自己能做主的事物作为探索的主体,自己的爱情、自己的梦、自己儿时的回忆…《梦》系列,《浮生》系列、《无处不在》,这些真实的东西渊源不断从一个人的心中涌出,她们的灵感和创造力也会源源不断。很多人迷失在艺术这条路上,太想参与社会、太想关注宏大的主题,而作品说出来的话只能是新闻联播或半岛电视台的言辞翻版。

再过几天就是威尼斯建筑双年展,会迎来许许多多的参观者。威尼斯的这个神话越来越不是神话了,但毕竟中国想去意大利办展的,和意大利想来中国办展的人相比,短时间内不会对等,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。我们能做主的是,早一些给自己创造学习的机会,让自己忙碌一次。在开幕式上,两位艺术家为观众表演了一个不经意的行为,把发泡胶打进两个盘子,胶迅速膨胀并不断往下流淌,甚至大块坠落,在慢慢固化过程中,她们洒上红色与黑色颜料,最后把一瓶意大利红酒撒在上面,看上去像两块手工蛋糕。

这个不可控的行为让人想起《拍案惊奇》中的一句话:“万事分已定,浮生空自忙。”艺术让人更彻底认识这一切,认识之后还要抓紧时间忙碌,忙碌的结果其次,重要的是让生命随时释放。艺术是能给人带来幸福感的,而幸福感来自释放生命。

开幕现场
开幕现场
行为表演现场
行为表演现场
行为表演作品
行为表演作品
田芳芳作品
田芳芳作品
田芳芳作品
田芳芳作品
田园园作品
田园园作品
田园园作品
田园园作品